推荐栏目:热门信息
海城资讯站 资讯 > 首页 > 情感 > 花心医生刘云龙,农民医生 > 正文 >

花心医生刘云龙

时间:2017-09-20 10:06 点击:4528次 来自:网络原创 作者:每天读点故事
导读: 点击上方“每天读点故事”关注,与好故事不期而遇 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签约作者:红卷 禁止转载 刘云龙医生,是丅3医院最有名的医生。他之所以有名,一是因为他医术精湛,慕其名求医者每日排着长龙;一是因为他花心,老婆三天两头闹腾到办公室,哭诉其与某医生护士或病患者有暧昧。 可以因为刘云…

点击上方“每天读点故事”关注,与好故事不期而遇

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签约作者:红卷

禁止转载

刘云龙医生,是丅3医院最有名的医生。他之所以有名,一是因为他医术精湛,慕其名求医者每日排着长龙;一是因为他花心,老婆三天两头闹腾到办公室,哭诉其与某医生护士或病患者有暧昧。

可以因为刘云龙精湛的医术,他在丅3医院的地位无人可及,院长也只能睁只眼闭只眼,一边帮他整顿就诊病人插队打架的秩序,一边帮他安抚他老婆的情绪。

刘云龙身材颀长,气质温文儒雅,一张俊秀的脸,常常挂着淡淡的笑容,你望着这张脸,会产生忧愁顿消之感,仿佛天塌下来也不过如此,只要有他在,你便可现世安稳,无所畏惧。

刘云龙的老婆李灵玉,就是为此而不顾一切嫁给他的。

刘云龙是外貌俊美的优雅男,按道理他的老婆应该也是温柔婉转,体态娇娜的小女子吧,可惜却不是。李灵玉可谓糟蹋了这个如玉般明洁通透的好名字,想来刘云龙当初肯答应见面,是受了这名字的蛊惑,悔不当初啊!

李灵玉高大粗壮,皮肤黝黑,是下地干活和收拾家务的一个能手,端的是女汉子一枚,尤其她一双铜铃眼,虽喜犹怒,一张鲍牙嘴,开口必骂,那河东狮吼的样子,吓得所有男人都避之唯恐不及。

李灵玉长得不好,在那个年代,却是先进青年,成分好,能吃苦,一人能顶三个男人挣工分,老爸又是村长,村里又红又专的人物,若不是她便没人敢当了。

这天,她又冲在前头,为村里挖水渠尽最大之力,没想到村人一榔头锄下去,锄到她小腿上,一霎时血肉模糊,连白森森的骨头都露了出来。村民们叫着嚷着将李灵玉抬到村卫生所,李灵玉龇牙咧嘴间突然愣住了。

这是哪来的一个俊俏小伙?简直比娘们还要娘们!李灵玉受的教育是“一不怕苦、二不怕死”“女人和男人一样顶半边天”,所以她特别看不起这种娇柔小生,她心里的男人是“膀大腰圆”,是全身肌肉,是力大无比,只有在这样的男人面前,她才能“小鸟依人”不是?

李灵玉瞪着一双铜铃眼,望着刘云龙,心里是说不出的鄙夷。不过她毕竟不是铁铜之躯,刘云龙的酒精棉签一扫过她的伤口,她不自觉“哎哟”一声,脱口而出。

只见刘云龙眉毛微蹙,脸上笼罩起心痛的愁云,他柔声道:“别怕、别怕,我小心着呢。”说话间他的眼帘内仿佛吃不住痛般,涌起一层水雾。

李灵玉心里一哼:“又不是你痛!”可不知为何,她铜墙铁壁般的心上,“倏”地裂开一道口子,她突然想起自己死去的娘亲,想起小时候歪在娘怀里,撒娇卖痴的样子,那仿佛是她前生发生的事情了,自从娘死后,她要顾爹顾弟弟顾家,她都忘了她是个女孩儿了。

一刹那,李灵玉泪水狂流,不可扼止的声音自喉间响起:“娘啊——、娘!”

刘云龙惊得拢住了她的肩,轻拍着她的背,劝慰道:“我慢慢来,不痛的!不痛的!”

刘云龙哄李灵玉收住了泪,忙碌着给她打麻药,缝针,他的姿态是如此温柔,仿佛呵护着的是一幅珍贵的锦绣,他纤白的长手指穿花一般走过她的肌肤,宛如一个手艺出众的绣匠。

李灵玉的心,便在他翻飞的手下软了、软了,最后成了一团棉花。

回家卧床休息期间,李灵玉对她爹开口道:“爸,我要嫁人,我要嫁给刘云龙。”

她爹吼道:“开什么玩笑?他是地主成分,若不是会拿手术刀,他想待在卫生所也是不可能的!再说他肩不能挑手不能提,怎么挣工分怎么养活你?”

“我能挣工分,我养活他!”李灵玉拍着胸脯。

“不行!”她爹敲着旱烟管,转身就走了。

李灵玉绝食,绝食不行就停药,那伤口眼看要化脓了。她爹只好来劝她:“孩子啊!你中意别人,别人不会中意你呀!他是文化人,怎么也不会喜欢你这五大三粗的样子!”

“那是我的事!”李灵玉犟嘴道。

李灵玉被介绍给刘云龙,刘云龙见是她,脸都红了,也没答应也没拒绝。李灵玉三天两头送好吃的给刘云龙,有事没事去村卫生所,帮他拾掇屋子,洗衣洗袜子。

李灵玉赖上了刘云龙,刘云龙偏是个不会拒绝的人。后来村里有工农兵大学生的名额,李灵玉帮刘云龙弄了一个,连他的档案都改了,家庭成分从地主改成贫民。

刘云龙知道这是要掉脑袋的事,问她:“你不怕上头查出来?”“查就查呗,我一个农民我怕啥?”李灵玉反安慰刘云龙:“好好读书,我等你回来。”

三年读书,李灵玉寄钱送粮,刘云龙没承认她是他媳妇,她就对人说她是他妹子。

刘云龙毕业留在省城,世道都变了,李灵玉的爹反而坐了牢,后来死在牢里。

刘云龙找到李灵玉:“不管你老爸怎么着,我要娶你。”李灵玉伏在刘云龙的胸前,“哇哇哇”地,把忍着的泪一股脑哭了出来。

刘云龙是外科手术室的“一把刀”,李灵玉比谁都清楚,该是有多少双女人的眼睛盯着她的位置。不过,李灵玉更知道,刘云龙在手术中,是没有人能抵抗住他的温柔的,他悲悯的目光,体贴的轻柔,加上他灵动的手指……若是有人不被打动,那人铁定是冷面无情人。

刘云龙的魅力,在于他精湛医术与那份与病人感同身受的心情,他身兼医者与病者的双重身份,令病人一刹那间忘记了自己所受的痛苦。所谓医者仁心,刘云龙天生的柔软之心,正是他的魅力之源。自己不就是这样被打动的么?李灵玉想。

李灵玉当然也明白,刘云龙的这份柔软,也是他优柔寡断之端。扑向刘云龙的女人前赴后继,而他永远不知如何拒绝,李灵玉能做的,只能是隔三岔五去医院闹,将所有的暧昧掐在萌芽之时。

只有一次,李灵玉没有掐灭那爱火,反助燃了刘云龙今生唯一的一次恋爱。

也许是身边的女人太多,刘云龙真的不曾动心。直到刘云龙已经成为一院之长,女儿也已经上了初中。四十岁的刘云龙被李灵玉打点得干净清爽,岁月磨砺掉他俊秀的五官,却为他凭添了一份优雅,站在人前的刘云龙越发魅力四射,这璀璨的光芒,不可避免又吸引来一名朝圣的小清新:新来的图书管理员孟盈盈。

孟盈盈正当花季,美目盼兮,巧笑倩兮,搅得刘云龙莫名地心颤。四十岁的大男人,每每在图书室被孟盈盈调笑得面红耳赤,落荒而逃。孟盈盈渐渐懂了,也心动了。

李灵玉有一阵子没听到关于刘云龙的绯闻,心里不安,有事没事总往刘云龙科室跑,结果在图书室抓住刘云龙和孟盈盈执手相看泪眼。

李灵玉这次却没吵也没闹,回家收拾好行李,坐在床边上等刘云龙回来。不待刘云龙开口,她说:“我们缘尽了,我走了。”说完就背着行李回了老家。女儿在电话里哭,要她回来,她说:“乖女,好好读书,放假就回来看妈妈。不准恼爸爸,随他去。”

李灵玉没单位,这些年在刘云龙身边,一直是个家庭主妇,现在重新回农村,住在爹的旧房子里,自己重新种了菜地,赶墟的时候卖菜,不卖菜不种地时就找了邻居打麻将。只在夜里,在冷炕头上有些心酸,心酸完又开始担心刘云龙能不能把日子过好。

刘云龙日子的确没过好,和孟盈盈在一起后,孟盈盈多讲究的姑娘,吃喝穿用,那开销怎么是李灵玉能比的。刘云龙以前从不收贿赂,家里钱没缺过,所以他从来是不屑金钱之人,可现在不行了,不单单是钱不够用的问题,孟盈盈对他的一怀清袖经常嗤之以鼻:“你没拿别人当你是傻×,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装B!”在孟盈盈的循循教导下,刘云龙随了大流。

一天夜里,李灵玉正翻来覆去睡不安稳,电话响了,女儿带着哭腔道:“妈,爸半夜被抓走了!”李灵玉一跳而起,摸黑走山路走到车站,大早上就赶到了省城。

知道刘云龙要把赃款全交出来还要判刑,孟盈盈早推了个一干二净,只庆幸还没打结婚证。李灵玉东家转到西家借钱,好在刘云龙的病友念他旧情,总算凑够了钱,又帮忙找关系,把判刑改成了三年。

这三年间,李灵玉在家政公司做,慢慢凭自己能力组了个家政公司,将借的债还了个七七八八。她工作之余,最开心的节目是去探监,带足够多的好吃的,带干干净净的换洗衣服,看完后,又大包小包带回刘云龙用脏的衣物。

刘云龙出狱后,没了工作,李灵玉把小有规模的家政公司卖了,把房子抵押贷款,租了门面做成诊所,专做医疗美容小手术。

刘云龙的手,还是那么出神入化,等女儿大学毕业时,这小诊所已经是市里有名的医疗美容中心了。女儿考大学时,李灵玉让她随老爸的道,学了医。现在刘云龙和女儿做了同事,两个人携力支撑着这家医疗美容中心。

李灵玉的日子又过回了从前,她依然是隔三岔五去医院闹腾,闹完后就赶着回家做饭,然后好送饭给刘云龙。不过,比之从前,她闹得精气神不够了,究竟年纪来了,头发都有些花白。

无事时,李灵玉总会想起刘云龙为她做手术时的情景。她知道,这世上没有女人能抵挡刘云龙的魅力,一如她这一生。

刘云龙依然优雅如常,那一双温柔若水的双眸,令病者心动如捣。那翻花的纤白之手,抚过病患的身体,令病者心暖如煦春。那俊朗的五官,那淡淡的笑颜,像在病者心上开了花,随着花开,有一个声音缓缓响起:“不怕、不怕,有我在。”

编者注:本文为#优雅,不是姿态#征文作品。优雅,不是姿态,是坚强的外表下那颗柔软的心。

长按二维码

安卓、iPhone下载「每天读点故事app」

「每天读点故事app」——你的随身精品故事库

如长按二维码无效,请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

相关阅读